/  动态   /  Jennifer Beals《卫报》专访

Jennifer Beals《卫报》专访

早前英国《卫报》发表和Jennifer Beals进行的独家专访,里面谈到了新剧状况、演艺经历以及她对LGBTQ问题的深层讨论。以下分享给大家采访内容。

记者:Zoe Williams
翻译:奇奇的碧海蓝天 (@LaureateGallery )
编辑:Be-Ti-An / JenniferBeals资讯网

 

摄影师:Jill Greenberg

 

Jennifer Beals 在1983年凭借饰演梦想成为舞蹈家的电焊工而成名。本次采访她谈到了积极参与社会活动的经历、Z世代 * 让她看到希望的原因,以及加入《星战》宇宙影视片制作的近况。

我和Jennifer Beals 视频进行了通话,起初她还有点犹豫。她正在纽约拍摄还没官宣的新一季《法律与秩序:组织犯罪》(Law & Order: Organized Crime)。你可以猜到她十分守得住秘密,不轻易透露自己的地址。她更喜欢称自己是”游牧民族”,家住在”蛮荒之地”,(实际上在洛杉矶附近某处)。她的犹豫可能出于商业考量,但也不全是。

但凡谈及那些年少成名的演员的现状,这是很可怕的话题,其目的实际上就为了让观众震惊。然而,已经58岁的Jennifer不同,她几乎没有变化。她看起来仍然像2004年《拉字至上》(The L Word)还有1995年《蓝衣魔鬼》(Devil in A Blue Dress)那时候一样。我的大脑出现了混乱。她一定肯定是1983年《闪舞》(Flashdance)里家喻户晓的主演,之前她只是《保镖》(My Bodyguard)里的一名路人,但又不对,那是40年前了!那感觉就像是,在路上看到一个熟悉的面孔,你觉得像曾经的同学,但这个人才21岁,又不可能是那个同学。

Jennifer在芝加哥长大,母亲是爱尔兰裔美国人、小学老师。父亲是非裔美国人,商店老板,在她九岁时就去世了。她是个喜欢看书的孩子,不是演艺学校那种风格的人。当年只有18岁的她如何成功演绎《闪舞》里的Alex——这个电焊工转变成舞蹈家的角色,依然是个迷。那时她在耶鲁大学进修美国文学,因为拍戏而延后了一学期。可以说,这不是宏伟的计划。

“我并非想控制或者影响什么。”Jennifer说,“我希望快乐,仅仅如此。衡量快乐的标准是:‘这个很好玩,我喜欢这样。我能感受到自我的拓展——紧张激动又带有惊吓。’”

《闪舞》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如今重温这部电影也会很有意思,一方面是因为电影本身很精彩,另一方面是因为它成了80年代的象征。也许是因为电影中她有四个替身,也许是因为演完后她回去上学了,Jennifer似乎从来没有将自己限制在起初性感尤物的框架里。

《闪舞》剧照

现在,她加入了一部比她进入好莱坞还久远的系列剧集,在《波巴·费特之书》(The Book of Boba Fett)里饰演Garsa Fwip这个角色。《波巴·费特之书》是《曼达洛人》(The Mandalorian)的衍生剧,而《曼达洛人》也是由《星球大战》衍生而来。需要花些时间来适应角色那些有趣、文艺又爱用修辞的表达方式。“能加入这个系列,我非常激动。” 她谈及《波巴·费特之书》,“就好像是一种召唤,冥冥之中你注定要走进这些故事。”

关于那些她想演的角色,她说道:“有时候,只需浅尝,我就知道这个角色属于我。如同是《石中剑》* 的场景——这是属于我的,我是来带走它的。这是我所追求的。让我把手放在剑柄上,我会告诉你这把剑是我的。”一半是严肃正经的口吻,一半像在开玩笑。她举的例子并不出奇,人人都知道亚瑟王。但从她不置褒贬、透着反讽的语气里,你可以觉察出她深厚的文学素养。

一方面,她对《波巴·费特之书》的态度则是冷静理性的。“这是商业考虑,影视频道和流媒体想要制造必火的爆款,所以他们倾向于卖情怀。”从用户需求分析的话,她认同在疫情期间人们需要安慰,当然她也认为不完全因为疫情,因为电影公司不会喜欢有风险的投资。

但是,说起对《星球大战》的喜爱,她就不那么冷静理性了,反而以一种自我嘲笑的方式。“我第一次看《星球大战》是在14岁,故事在说原力,我想‘对,这就是我一直寻找的。’”这部电影激发了她追求精神世界的热情。她曾说,如果不做演员,她可能会成为一个佛教徒。

“我不是喜欢拿着奖杯对着镜子练习获奖感言的那种孩子,我想要知道更多,谁是上帝?什么是上帝?我痴迷于此。我从漫画《银影侠》封底上看到广告,邮寄表格询问基督教教理问答课程,但结果并不是我想的那样。于是我开始收集《圣经》,开始研究塔罗牌。我妈吓坏了。如果时间跳转到两年后,我可能建了个与星战有关的宗教。”

也许, Jennifer的说话风格是喜欢打太极,但在政治上,她却非常严肃。《波巴·费特之书》契合了她的职业目标,展现多样性,包括“谁在讲故事”以及“讲什么故事”。

剧集《拉字至上: Q世代》

“我关注那些缺乏展现的故事,科幻小说是实现这点的好方式——通过外部视角重新定义他们的力量,找到他们的道路,可能还能点亮其他人的路。”

疫情之前,Jennifer还饰演了另一个角色——也许不是她最有名的一个,却是让她拥有最多粉丝的一个。Bette Porter,《拉字至上》里阿尔法人格的画廊主,与现实生活中恬静的Jennifer相距甚远。“如果我要演真实的我,我可能要演一个在山洞穴居的人,我不知道有几个这样的角色。”

该剧首播于2004年。我想,用30秒电梯法则介绍的话,就是女同版的《老友记》。在20年前,这个想法是很激进的。Jennifer回忆道:“我们即将拍摄试播集的那会儿,我和我老公 (记者注:加拿大商人Ken Dixon) 在餐厅吃饭。我俯身亲吻他的时候,逐渐意识到,如果是两个女性这样亲吻,周围的人一定会表现得就像地震了一样。”

事实证明,如果不打破人们关于种族、阶级、父职母职和社会结构的一系列成见,就不可能打破人们关于性取向的成见。《拉字至上》作为一部情景喜剧,温情动人,充满人性,搞笑幽默。但是,抛开刻板的形式,这部剧更具有探索性和独创性。2019年它以《拉字至上:Q世代》回归,加入了更多变性者和酷儿角色,故事敏锐而大胆,矛盾反转设置新颖。

“我们保留了原剧的三位主角,试着让她们融入新一代年轻人的故事里。这非常吸引我——这一代人说:’你的表述跟不上我们的经历’。所以,我们要改变话语。但在过去,人们试图迁就自己去符合这些词汇定义。对于我那个年代,你非此即彼,中间没有模糊地带。尽管你看了那么多《洛基恐怖秀》*,尽管我见过那么多人,我仍处在这种二元对立的思维模式中。这一代年轻人把这种模式撕得粉碎,真的很令人激动。”

她停顿了一下,好像在犹豫说这些会不会太感伤,但又直接说了出来:“我真的认为他们是世界的希望。”

拍摄这部剧集,也是Jennifer第一次有机会认识“那么多具有政治思维的非凡社会活动者。”她说道:“我的观点开始转变,我明白了参与其中的重要性,我们需要一点一点去推动改变。”现在,她参与了一连串慈善相关、选举相关的社会组织,从反对骚扰LGBTQ+针对学生的GLSEN组织到更大众的反对川普行动。

《拉字至上》原剧的主创是Ilene Chaiken,她以走在时代之前而著称(记者注:她是《使女的故事》的执行制片人,为了拍剧筹备了很多年)。这部剧在种族问题上的开创性,不弱于它在性取向上的先锋性。它展现了黑白混血Bette和她的白人伴侣Tina(Laurel Holloman饰演)之间一次棘手又困难的讨论。她们要用谁的精子,这对未来孩子的身份认同又有什么影响。别忘了,那个时代,完全可以把整部剧以纽约为背景,却不使用任何黑人角色的年代。在代表性方面,电视界和电影界已经发生了很多变化。

“我小时候,在银幕上看不到自己。”Jennifer说。在丹泽尔·华盛顿(Denzel Washington)主演的电影《蓝衣魔鬼》里,有一个令人不寒而栗的细节,Jennifer饰演的 Daphne Monet是本身黑白混血,却装作是白人。20年后,这种形象又出现在《最后的大亨》(The Last Tycoon)中,在这部由 弗朗西斯·斯科特·菲茨杰拉德(F Scott Fitzgerald)de 的经典小说改编的剧集里,Jennifer 饰演的电影明星Margo Taft,也假装是白人。

《波巴·费特之书》饰演Garsa Fwip(右)

Daphne Monet像是《石中剑》那样为Jennifer量身打造的角色,但是最初,电影公司认为她已经因为《闪舞》成名了十多年了,太多人知道她本身就是黑白混血,可能会暴露故事的转折。“我认为这是一种歧视,或者是企图歧视。这种事不会发生在今天,就算是,他们也绝对不会承认的。”

“谁知道呢?”她说,“我不知道,我大多数时候都在森林里。我怎么知道这个世界是什么样子?我只能告诉你大树长什么样。”谨慎地说,我觉得她的言下之意是:如果看不到,问题就不会被解决。有时,无论是荣誉姬圈偶像,还是成功的双种族演员,或者是社会活动者,她一直是顽固者的避雷针。

“我曾收到过三K党成员的信,真的。”她说。“我总是能处理它,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已经习惯去处理这些了,我总能做到。这让我决心做更多的事。”还有其他的因素给她动力。她是如此相信讲故事的重要性,以至于模糊甚至消除了自我与作品之间的界限。“每一件事都是叙事。我们对事物的理解是一种叙事。谁掌握权力也是一种叙事。街边酒吧里的人也是一种叙事。我要告诉自己的是老师告诉我的故事吗?我要告诉自己的是父母告诉我的故事吗?我如何去建构最符合我本真的叙事?”

除了《法律与秩序》,Jennifer还参与了一些项目的制片,有一个项目即将宣布。这部电影由一个有关媒体的想法开始,她与另一位制片人Tom Jacobson委托两名青少年作家写成小说 *,书的“评价很不错,获了不少奖。”在讲述更多更好故事、创造叙事的渴望与“享受森林、待在山洞”的教徒/森林女神追求之间,她一如既往地从容优雅。

“但是这有它的意义,我、工作,就不妨这样吧。”

 

————

JBCN注:

  1. Z世代:指20 世纪90 年代中期以后出生的一 代。 据估计,这一代人的人口数量在20 亿到25.2 亿之间。
  2. 《石中剑》:The Sword in the Stone,是一部由华特迪士尼制作并发行的动画电影,上映于1963年12月25日,讲述不列颠传说中的亚瑟王的故事。
  3. 银影侠:Silver Surfer,是美国漫威漫画旗下的超级英雄,初次登场于1966年3月的《神奇四侠》第48期。
  4. 《洛基恐怖秀》(The Rocky Horror Picture Show)是一部1975年英国和美国合拍的歌舞惊悚喜剧片,故事中模仿和致敬许多媚俗的科幻和恐怖电影。
  5. 这本小说就是《The Hive(蜂巢)》

 

[ source: theguardian.com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