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动态   /  JB谈经典舞曲《Get Down Tonight》

JB谈经典舞曲《Get Down Tonight》

记者/Marc Myers  译文/JBCN, Be-Ti-An

 

包括《Flashdance(闪舞)》在内,年满53岁的女演员Jennifer Beals参演的电影作品超过50部。她最近的作品包括NBC电视台新动作片——剧集《Taken(飓风营救)》以及电影《Before I Fall(忽然七日)》。 最近她和《华人街日报》作了一个采访。

[divider style=”thin” title=”” text_align=””]

凯西和阳光合唱团作为乐器先锋,他们的《Get Down Tonight》一直对我有魔幻般的影响。我第一次收听这首歌是1975年通过我的闹钟录音机听到的,那时我才12岁。我觉得这首歌前奏的高音合成听上去就像阳光与海豚在相互呼唤。

小时候在芝加哥长大的我还是很害羞的一个人。学校里大家都挺有钱的,可我们家并不富裕。我还是混血儿,在那个时期人们还不知道怎么相处。所以我总是呆在我的小世界里。只有在跳舞的时候我才能完全释放自己。

在13岁的时候我从扩音机中听到了《Get Down Tonight》这首歌。那一刻真是热血沸腾。那是在一个男孩成人礼中,我和朋友David一起跳舞。大家在比赛,而我俩就是伴着这首歌赢了那场比赛。

《Get Down Tonight》一直代表着对积极事物的期待,而且当中意义深远。在那个炫目的前奏之后,音乐带着那种跳跃的节奏和紧致的号声,十分有感染力。在迪斯科流行之前,很少有音乐是如此的充满激情。

以那时的年纪,我并没察觉它歌词带着性爱的意味。对我来说“getting down”的意思只是说尽情起舞的意思,像它的歌词“亲爱你的脸 我会与你相遇 在同一个地方 同一个时间 我们会在一起 噢  放开我们的头脑。”

直到2005年。我在加州的医院准备迎接我女儿的诞生。有一刻,我的宫缩减缓了,然后我忽然想起来曾听说跳舞能对生产过程有帮助。

于是我把我的iPod接上了扩音机,放了凯西的这首歌,和我丈夫一遍又一遍地跳起舞来。一个小时后,我的女儿出生了。

今年我的女儿已经12岁了,那是和我第一次听到《Get Down Tonight》时候同样的年纪。每次我和她说起这个故事,她都不太理解,不过我最近开始直接给她听歌,她说听着就好像在体育馆比赛的样子。我问她为什么,她说“激励队员嘛”。确实像。

(完)

注:KC & The Sunshine Band(凯西和阳光合唱团)是1970年代美国一支跨越黑白的流行乐团。《Get Down Tonight》是乐团的第一首登上冠军排行榜的歌,是那个时代热门的迪斯科舞曲。这首歌在后来不少电影中都出现过,包括《阿甘正传》

[ via WSJ.com]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