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动态   /  访问:8问Jennifer Beals

访问:8问Jennifer Beals

日前,专门为演员提供选角、有益建议等信息的网站Backstage.com近日跟大人做了一个访问,就新剧《Proof》的拍摄以及大人以往从演经历问了一些问题,比较集中于演艺经验方面。以下与大家分享一下。

记者: Briana Rodriguez  配图摄影: Robert Trachtenberg  发布日期: 2015年8月6日

[divider style=”thin” title=”” text_align=””]

TNT电视台的新剧《Proof(灵动证据)》里面饰演一位丧子母亲兼外科医生的Jennifer Beals,在采访中谈到了她最有感情的演艺经历、一些没有听从经理人意见的经历还有如何为试镜做足准备等等。

1. 跟我们分享一下《Proof》里面饰演Carolyn Tyler医生的故事吧?

我觉得就像要努力在多个极端中寻找一种平衡。对我而言,起初关注点在于与剧中儿子的关系上,他在一场车祸中丧生,而当时驾车的是我。最初我把爱都集中在他身上。但是对Tyler医生而言,她十分擅长掩藏自己内心的沉痛和悲伤。另一个极端是她那种工作高效但尖刻的性格,从某种角度来说这种强硬的作风正由于悲伤而产生。一方面她也有着外在的伤痛,而另一方面我试图尽可能给她营造一种保护盾。

2. 你从《Proof》当中学到了什么吗?

我明白了自己可真是个重负荷机器啊。 我发现时间可以变得很长,16小时的工作就是一天,不过最后我发现再干个10小时13小时都可以。我和编剧Rob [Bragin]说,“咱们现在就把这集剩下的搞定吧!” 我喜欢这个角色就如同我享受工作。 我喜欢每天都为此准备,喜欢这个准备的过程。你可不能慢慢来,我必须尽力在每一刻都全身心投入。

3. 你最喜欢谁的演戏,让你瞬间激情迸发的感觉?

最让我有感觉是Gena Rowlands。《受影响的女人》那部电影改变了我很多,它改变了我对演戏的观点。这就像是爬到了山顶,然后服用小药片什么的。

4. 你是如何准备试镜的?

我尽量抽离出来,然后重新投入看看自己到底创造怎样的混乱。这并不是“我要做到最完美”,因为完美其实是美好的敌人,也是艺术的敌人。我努力把自己的想法表达出来,但还要接受别人的意见。

5. 你最糟糕的试镜经历是怎样的?

我曾经去试镜一部电影,然后我的经纪人告诉我说这是喜剧,然后我只有大概7张页的台词。我看着台词表,“我根本看不出这是部喜剧,不过好吧我尽量。”然后我就进入一个喜剧状态。结果我没有获得这个角色。然后记得当我看这部电影的时候,觉得它其实是那种比较严肃的喜剧片。这超级尴尬。这个故事告诉我,别听经纪人的话,只要按照自己看到的东西去行动。只要你保持开放的眼光,什么事都会水到渠成。

6. 在开始饰演角色的时候,你希望自己能知道些什么?

如何写剧本。 你总是能创造些属于自己的材料,还有和故事以及语言之间产生真正有内涵的巧妙关联,这在拍摄的过程中给自己很大的帮助。作为演员,我们经常会遇到一些并不奏效的方法。我们会努力解决问题,有时却无效。你会斥责自己但是然后你会发现写剧本无法告诉你真相。你可以忽略它然后让它变得更好,通常用情感和现实结合,但是当然语言上好的话那岂不是更好么?在《Devil in a Blue Dress(蓝衣魔鬼)》我记得有一幕丹泽尔·华盛顿(Denzel Washington)和我彩排了又再彩排,可就是不对劲。最后我们的制作人Gary Goetzman——他也是我最喜欢合作的人之一,他说“剧本的问题。我们今天停下来回头重新再拍这场。”我们回来之后,就轰一下,忽然就成功了,一切都十分流畅。之前,我们就好像在一个圆洞里扭方头的钉一般。他们做了改变,然后就相当契合了。

7. 你最糟糕的一份赚钱生活的工作是什么?

2岁的时候我开始工作赚钱,比如做保姆、遛狗啊还有看家等等,然后我14岁时开始在芝加哥的Baskin-Robbins雪糕店打工。我想要存上大学的钱,因为我知道我母亲负担不起。于是在18岁的时候获得了《Flashdance(闪舞)》的工作。不过其实我觉得演员工作就好像赚钱生活啊。 (笑)

8. 有哪一次的表演给你留下了永远的印记?

目前来说就是《Proof》咯。虽然现在只完成了一季,但它像是刻在我的DNA里面了。我们没经常谈过的是角色给了我们什么样的东西。我们通常只会说[作为演员]给出怎样的表演,但是有那么一刻角色会带给你某些东西,需要你自己去举一反三。一旦你成功了,这种启发是你自己能拥有的东西。比如,我真是很害羞的人——我以前是。但后来是扮演了一些很外向、很有控制欲的角色,这些人能走向讲坛发表演说,这些人比我宽宏得多,而且他们敢于表达自己也很有自信,借此我能成为这些角色的一个窗口,我可以学到他们的一些特质。如果我需要在4000人面前演讲的话,我现在随时可以,如果是以往,那真是难以想象。

(完)

[ via Backstage.com ]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