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粉丝作品   /  文字作品   /  天使之城:James的流水账 2

天使之城:James的流水账 2

* 注:来了来了,祝大家掉坑愉快。文中的各种彩蛋,请自行研究。 🙂 

作者: Be-Ti-An

第二章 邂逅

 

周三黄昏,Ken比约定时间早到。我住在回音公园一带,距离那家画廊并不太远。

路上Ken简单地给我介绍了下画展今晚客人的情况。原来,之所以他被邀请,是因为前段时间,他为画廊拍了一批艺术杂志用的照片,而事实上画廊的主人对效果相当满意,甚至也给Ken介绍了几位客户。

接着,Ken便开始对画廊的主人赞不绝口。

“噢,那画廊的女主人可真是有才华横溢,而且简直是个外交官的料。”

我专注在方向盘上,漫不经心地听他扯。后来发现他越发眉飞色舞,便忍不住转过头调侃他。“我看最重要是她相当的hot,对吧?”

“哈哈!”Ken大笑,完了眼神带着丝毫狡黠地看了看我,“的确很hot,‘另类’的hot。”

我斜着眼疑惑地瞥了他一下。

他吹了声口哨,咧嘴笑道:“慢慢你就知道,保持下神秘感。”

呸。还什么“神秘感”,我实在是没他那么好的兴致。我鄙视地望了他一眼,便不再搭理他。

我们到达画廊才六点一刻,时候尚早但现场却已甚为热闹。

展品以人像为主题,不同的画又各具风格。每幅画、每件装饰品的摆放错落有致,恰到好处。同时,柔和的灯光和静静流淌的音乐把整个环境烘托十分有格调。

虽然我对艺术界认识甚浅,但也不至于孤陋寡闻。何况经过Ken在一旁的指点,可以看出,这个小型的画展和晚宴居然聚集了不少城里的名家,甚至还有远从纽约、波士顿和达拉斯过来的知名艺术家。更不用说慕名而来期待觅得心头好的收藏家。

主人的号召力可见一斑。

这顿时让本来百无聊赖的我精神一震。

Ken对我说先去找找画廊的主人,回头再给我介绍。

我嗯了下,边独自拿过一杯红葡萄酒,边酌边随意地环顾四周的画。

看着看着,背后忽然传来一阵欢笑声,我转身循声望去。

当我的视线落到那边的人群的时候,就再也无法转开。

只见四、五个人围在一起谈笑风生,而被簇拥其中的是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子。

十步之外,可以感受到那人有着无法抵御的感染力。只消一秒,你便能肯定那绝对是人群中的焦点。

她一身干练的黑色长衣裤套装,直发整齐及肩,微笑的嘴角勾画出美妙而性感的弧线。不时辅以的手部动作,让那表情更加摄人心神。

我无法听到她和那几人在谈论什么,可是却发现,周围的人时而静默寻思、时而热切讨论、时而还被她的话语挑起一阵笑声。

然后又有人加入到那群人中去。

就那样,我站在那里,望着那女子在主宰着谈话、调动着众人的情绪。

我忽然很想知道他们究竟在谈什么,或者说,很想听到那女子的声音究竟是怎样的。

迷迷糊糊地,我就这样呆站了不知道多久。忽然,那女子向我这边望了一眼。

一双明眸闪现出睿智的锋芒。

我的心脏忽然没来由地急速跳动。

糟糕!她发现我盯住她看么?我暗骂自己的失礼,于是心虚地别过头去看旁边的一副画。

可是很快,我又忍不住再望回去。

过了一会,她又向这边望了一眼。然后更窘迫的是,她居然和那几个人稍微打了个招呼,便径直往我这边走了过来。

一句拜伦的诗不合时宜地蹦上脑际:

“她走在美的光彩中,象夜晚,皎洁无云而且繁星漫天。” 

我定了定神。天,该怎么办。

我发现右手手心忽然全是汗,几乎无法将酒杯握紧。

还有五米的距离。

灯光之下,那个曼妙的身姿挥发着优雅的气息,马上就要来到身边。

上帝、耶稣、玛丽亚……

我不动声色地把酒杯交到左手,然后偷偷地把腾出来的右手在西装背后使劲擦了擦。

三米。

轮廓分明的五官,高挺的鼻梁,秀丽的眉毛……已经相当的清晰。

还有那肤色,独特的肤色。明暗结合得那样的和谐,增一分则过,减一分则失。

她真的好美。让人窒息的美,让画廊所有名画都黯然失色的美。

老天,我发现我的大学课程是白修了。因为我努力在脑里翻阅,却找不到最贴切的辞藻能形容面前这个女人的韵味。

我的心肝都快跳到喉咙上来了。

终于,她来到跟前了。淡淡花香却沁出低调的性感的香水味,透彻鼻腔,直达我的中枢神经。

而那一双大眼是如斯的深邃,却又略带神秘。

她礼貌地伸出右手。盈盈一笑,露出洁白而整齐的牙齿。

我紧张地吸了口气,勉强地挤出一个自认为很大体的笑,准备也伸出自己的右手……

 

“晚上好,Ken。真高兴你能来。”那女子的声音醇厚而动听,但手最终伸向我的右侧。

我诧异地扭头望向右方。

“晚上好,Porter小姐。很荣幸能参加你的画展。”只见Ken和那女子握了握手,与之礼节性贴面的一刻,瞪了我一眼。

Jesus! 我居然没发现他何时到身旁的。

我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可怜的右手连忙收回,生怕被人发现。

对Ken为画廊拍摄的事情,Porter致谢了一番。然后转而向我一笑。“这位是?”

“哦,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好朋友James Cook。James,这就是画廊的主人Bette Porter小姐。”

“很高兴认识你Cook先生。”Porter向我伸出手。

我把刚才收回的手重新伸出。

“Porter小姐,很高兴认识你。”我笑道。不过,我估计我此刻的表情就像爱丽丝梦游仙境的那只柴郡猫一样,只懂咧嘴傻笑。

“James也是Yale毕业的,是Porter小姐的师弟吧。我特地带他来见识下闻名的Porter小姐举办的画展。”

“哦?真的?希望你有所收获,或者有什么看法可以交流一下。”Porter妩媚地捋了下耳际的头发,那栗子颜色闪着无比的光泽。接着她饶有兴致地跟我聊起了关于学校的趣事。我也很高兴终于有了谈资而能摆脱刚才的尴尬。

“Ken,你的朋友真有意思。”聊了一会,她愉悦地笑道。

我的脸有点发烫。

“对了,Ken。我可能晚些时候还有需要你帮忙的地方。”

“随时恭候。”

“Porter小姐,很抱歉打扰一下……”正在此时,一名像餐饮主管的中年男子走到Porter身边。

Ken很识相地跟她暂别,告诉她忙她的事,然后拉着我往另一边走去。

“你干嘛?刚才叫了你几声都没反应,中邪了?还是给电到了?一见钟情了吧?!哈哈!”

“哪有!”我理直气壮地顶了一句。“你真是狗嘴吐不出象牙。”

我引用了一句中国的俗语。可Ken挠了挠头发,不明就里。“算了。不过我告诉你,想打主意就免咯,哈哈。因为……嘛”Ken顿了顿,暧昧地坏笑。

我并不上他的当,立即截住他的话题,“拜托,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那样饥不择食啊。”我真是受够了他。

“好,碰了钉子别怪我没提醒你哦。”

我都快翻白眼了。

“Ken。”我们说着说着,那位Porter小姐又折了回来。“那边有几位新进的雕刻家,我想你可以去认识下。”

我们招呼了几句,Ken便尾随Porter走开了。

我只好纳闷地重新添了酒,又吃了些海鲜和水果,便自我消遣看画去了。

我的脚步停留在一幅油画前。

那是一位仅以小三角内裤蔽体的女子。

我声明,并不是那裸体和诱惑的动作而吸引我。真是那色彩和大胆的勾画引起了我的注意。

我并不懂得这些艺术。但是每幅画都在向人诉说着作者的思想,就看谁能够接收到当中的无形电波。

而我,现在正努力尝试。

“对这画有兴趣?”是Porter,她又回来了。声音依然动人心魄。“这并不是售卖品,而是我刚买下的,这次仅仅是展出而已。事实上很少人喜欢这画。”

“哦,我也不太懂。我只是、只是单纯地觉得很美而已。”

语毕,我马上又后悔了。这样岂不是让人觉得我就像那些粗鄙的市井之徒一般,用色心去看待这些艺术?

“Lisa Yuskavage。”

“啊?!”我懵懂地望着身边丽影。

“不太出名的画家对吧?”她向我一笑,让我的心脏又漏跳了一拍。

“不过我喜欢她这颜料的运用,和大胆的想法。”Porter陶醉地看着画,接着开始说起来一堆枯燥的艺术词汇。

虽然她也是相当的高挑,但还是比我矮一个头。然而,我感到自己变成了幼稚园的小孩,听着老师的循循话语,听得入神,听得舒心。

忽然,细微的手机铃声把我从幻想中轻轻推醒。Porter说了声抱歉,掏出衣袋里的手机侧身走开两步讲起话来。

我看着她边说,语气慢慢变得严厉,最终微现怒容。

我不知所措地站着。Ken此时也回来了,他给我打个询问的颜色。我耸耸肩表示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该死!”Porter挂掉了电话,“抱歉,失礼了。”

“有什么我们可以帮忙的吗?”我总算说了句整个晚上最大方得体的话。

Porter眉毛一挑,轻描淡写地说道:“其实也是小问题。为今晚供应食物的餐馆现在才告诉我糕点不够。本来这是我助理去处理的,可是两天前我把她解雇了,我两位搭档最近也没在。于是……”她两手一摊,撇撇嘴露出可爱的笑。

“那么说整个画展和晚宴都是Porter小姐一手包办?”Ken的声音。

“可惜有情况出现了。”她手摸了摸下巴,马上又拨了个电话。

我静静地听着她在联系其它餐馆,似乎都因为时间紧迫无法立刻把需要的糕点送来。

我灵机一动,做了个自告奋勇的决定。“Porter小姐,我想我能够帮到你。”

Porter即刻喜形于色。

说起来实在是巧合。我上个月因为做兼职给一家高级糕点连锁写了篇介绍,然后和那的老板谈得投缘,于是成了好朋友。他的糕点质量上乘,绝对能登大雅之堂,而且效率向来是一流的。我想这次刚好能派上用场。

我把我的建议诚恳地说一遍。Porter想了想,马上绝对采用我的建议。于是,我连忙拨通那老板的电话。不消20分钟,精美的糕点全部奉上。

Porter十分的满意,更感谢我的帮忙。

“我这个朋友可是很能干的,”Ken得意地说道,然后更加油添醋地,“而且他可真的出生在艺术世家,蛮有造诣喔。他母亲是时装设计师,父亲——”

我不知道他到底是真心还是作弄,反正我就是给吓了一惊。“嗯,我父亲只是普通的科学家。”我慌忙接过话题。

我目前可不想这位迷人的Porter小姐知道我老爸是挖恐龙蛋的。

“喔,那真好。”Porter有意无意地望了一下我们刚才看的油画。“对了,Ken刚才跟我说你现在没有工作。”

该死的Ken。我暗骂了一句。“暂时没有。”我也落得坦白。

“那你没有兴趣当我的助理?我正缺人。”

我半开嘴还没来得及回话,她便继续说道,带着艺术家那种独有的傲气。“不过按惯例我会安排面试,我希望我的助理能够真正能协助我所有日常工作事务。”

我笑了,暗想我又不图什么关系。“是的,我有兴趣。也希望能与Porter小姐详谈。”

“很好。明天早上10点,你是否方便来这里一趟?”

“没有问题!”我很意外竟然有了个工作的机会。

“好哇!希望你们能成为同事。”Ken大力地拍了我的背脊一下,貌似比我还兴奋。

接下来我和Ken继续高兴地留到了整个晚宴结束才离去。

 

(TBC)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