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动态   /  《The L Word Book》-Jennifer Beals的完美摄影书 (2010.3)
Jennifer_Beals_L_Word_Book

《The L Word Book》-Jennifer Beals的完美摄影书 (2010.3)

2010年3月关注娱乐网站Autostraddle.com做的独家专访,相当全面地谈到了JB拍摄《The L Word》和制作《The L Word Book》摄影书的感受对美国总统奥巴马的评论、娱乐圈同志演员的问题、她的家庭生活、运动以及摄影嗜好等等。JBCN认为,这可以说是有史以来最为全面的一个访谈。

采访记者:Jess  文字翻译:Be-Ti-An

括号内写明“译者注”的是站长Be-Ti-An的注解,其余则为采访本身的注释

如大家所知,Jennifer Beals有如人中极品。她秀外慧中,身体更犹如各种有机蔬菜、瑜伽和马拉松的殿堂。在那些无法穿上弹性纤维的紧身衣长跑的日子、无需拍剧或者担当母亲角色的日子里,Jennifer Beals转而磨砺她的摄影技艺。自中学起,Jennifer Beal恋上了摄影,更养成了一种习惯——在拍摄喜欢的影视作品期间,她会用镜头记录下片场的光景,并在杀青之时将这些记录编制成册赠给演员和剧组成员。

Showtime电视台的剧集《The L Word》催生了大批影迷,从而令Jennifer Beals决定也让他们分享她这本为《The L Word》制作的摄影书。透过400张此前未被公开的照片、演员和剧组人员的评论、剧本片段、通告纸还有制作备忘等等,这本书深刻描绘了剧集过程的点点滴滴。

书的所有销售收入将被捐给3个慈善团体,包括Matthew Shepard基金、Mia Kirshner的I Live Here基金以及The Pablove基金。该书在网上有售(lwordbook.com)。

对《The L Word》6季故事的沉迷与解构之后,我带着无数问题想要问Jennifer Beals (也就是你们记忆中的Bette Porter)。我们谈到她对奥巴马的失望、Johnny Weir引起的争议、《The L Word》开拍电影的可能性、TiBette现象、好莱坞隐藏的同志影星以及她本人的那种致命魅力等等话题。

[divider style=”thin” title=”” text_align=””]

关于《The L Word Book》

Jess:当大家知道你在制作这本《The L Word》的摄影书的时候有什么反应?

JB:噢,他们兴奋极了!我给每个人展示他们的照片,然后让他们编辑并且加上自己的文字,我还让他们把要说的话告诉我好让我能添加到书上去。我给了他们一张问题清单,但似乎光是照片本身就已经是最使整组人回忆起每个细节了。

Jess:有没有哪位是特别兴奋的?

JB:其实大家都一样。Mia是、Kate是、Leisha也是,还有Laurel刚写信给我说她太激动了。特别是在这一切都结束然后又重温的时候。每个人都很激动,因为这是大家的经历,这犹如一本家庭相册。(JBCN注:这里说的都是TLW 的演员们,Katherine Moennig、 Leisha Hailey和Laurel Holloman

Jess:哪张照片是你最喜爱的?

JB:有好多都是我最喜爱的,其中一张是Laurel在我拖车里面拍的,当时她已经怀孕很久了,我想也就差几天孩子就要出生了。这对我意义深远,而且在拍剧期间这无论对她、对我、对所有人都是一段十分快乐的时光。我们都兴奋之至。另外我还很喜欢在拍摄《名利场(Vanity Fair)》杂志照那时候给Kate和Leisha拍的几张。还有那些我们几个人待在一起的时候,也是一些日积月累的回忆。有时一些照片并没有什么特殊意思,但是作为一些累积性的记录增添到书里。

Laurel Holloman

Jess:剧组里你最常聊天的是谁?

JB:其实每个人我都常常聊天,像和Rachel(Rachel Shelley)就经常通email,还有Pam (Pam Grier)和Alex Hedison,和Laurel也常有联络。她的画让我看炫目了。实在很棒!而Kate不久前也联系过我。大家像处在一个家庭圈里。

关于《The L Word》电影的可能性

Jess:你有听过《The L Word》拍摄电影的消息吗?如果这能成真,你有什么看法?

JB:这你要问Ilene Chaiken(JBCN注:TLW的编剧)了,我不清楚了。

Jess:如果真能拍成电影,你认为故事地点会在哪里?

JB:我像Bette和Tina该是远离烦嚣那种了,应该是在纽约。

Jess:有没有其他演员透露过对电影有兴趣?

JB:有啊,大家都有兴趣。不过我们都有其他事情在做,所以真要拍的话需要时间安排上做大量工作,所以看能否安排还有怎么安排倒是很有意思。Kate Moenning

Jess:在《The L Word Book》里面你和Kate讨论过《Six Feet Under (六尺之下)》的结局,你有想过《The L Word》的人物和情节以那样的方式终结吗?

JB:我没看过其它有什么连续剧能像《Six Feet Under》这样的结局了,相当了不起的手法。因为它让你开始的时候很欣赏这些人作为一个单独个体的生活,然后刹那间明白到这是整个生活历程的轨迹。这种生活不但是一种个体,而更是所有家人、朋友之间交织而成的,是众多个体凝聚而成的整体。这当中寓意深刻,让人感动之至。(JBCN注:木有看过此剧,无法完全理解JB的观点,大家将就着吧 *_*

Jess:你会看Showtime电视台那部Ilene Chaiken制作的新真人秀剧吗?JBCN注:指《The Real L Word》

JB:我想到Ilene家里去看,也更想和剧组成员们一起看,觉得那样很有趣呢。

关于《The L Word》展现的睿智

Jess:有机会的话你是否原因亲自写一集?

JB:不要啦(笑)!没人会想要我去写的,这可不是什么好主意。

Jess:有你最欣赏的一集或者情节吗?

JB:从我个人观点来看的话我比较喜欢607《Last Couple Standing》马拉松舞。这集仿佛是一场庆祝,通过Rose导演的这集故事将各位剧组成员聚合在一起,是的,这真的就是一种庆祝、一个聚会,让大家看到彼此所付出的努力。这相当让人兴奋,这是我最喜欢拍的一集。

Jess:你有向大家提过对情节编排的意见吗(除了将Bette设计为混血儿角色外)?

JB:我只提一些微小的、改善性的东西,我喜欢IC带给人的惊喜,而非将我个人想象强加于她身上。我喜欢观察她如何编排故事,然后提一些细节地方的改善意见,而不在于原则上的关键节点。在看到Marlee (Marlee Matlin)参加"Dancing with Stars"(JBCN注:“与星共舞”,美国真人舞蹈秀,有点像中国大陆的“舞林大会”)后,我开玩笑说不如我们在Planet里来一集跳舞吧,于是…….(那就是607)

Jess:以前有一个你的访问,提到你坚持不要Bette去吻那位女议员Dana Delaney,结果这也确实影响了剧情。还有其它类似情况是你改变了Bette的选择吗?

JB: 这真的很有趣。其实有很多,我也想不起来了。有那么几回宝宝根本没在现场,我和Laurel就那么互相对视着演。(笑)你们根本看不到我们孩子在!(笑)这怎么可能呢?看吧,Angelica却是情节里的一部份。(JBCN注:应该指两人隔着空气在没有Angelicad在场却扮作在场。不过投降,完全不解这回答和记者提问神马关系 :squat: )

关于TiBeette现象

Jess:TB的庞大fans群远远超过其它人物,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JB:天啊,我也不知道。你觉得呢?(JBCN注: 某人耍太极

Jess:嗯我想人们将自己和TB在情感上联系起来,而且剧中相于Shane而言,她们也是最不带威胁性的一对了。Shane的那种强烈的性欲望就那么活生生呈现在人面前,那可能会引致一些观众的不适。

JB:我觉得也是。不过,那反而更吸引人,或者说诱惑。那真是神秘的地方,世间最大的神秘感之一。我也说不清。不过很感谢大家(JBCN注:指对TiBeette的喜爱)。

Jess: 对于Bette混血背景的处理手法你感到满意吗?

JB:我们能做的还有许多,不过很高兴能实现当中一部份。其实还有不少话题能被触及到,但鉴于剧集本身也需要兼顾太多人和事,大家已经尽了力,很高兴已经有所成就。

关于奥巴马和目前状况

Jess:至今为止,你如何评价奥巴马?

JB:不得不说,就LGBT团体(JBCN注:LGBT是女同、男同、双性恋和变性人的缩略)而言,让我很是恼火。老实说真的很恼火。我实在不知道他做到过什么。当初我真的为他助选付出了很多心血。而很多我认识的人一直跟我说"耐心点……耐心点"。于是我也觉得希望在明天。某些时候我也相信需要等待,他也确实日理万机。好吧,我理解。但我还是难免觉得恼火。(JBCN注:JB应该心情好转吧,今年5月,奥巴马通过ABC台节目发表演说,公开支持同性婚姻。  )

Jess:我想既然住在温哥华,你也会关注冬运会吧。你对Johnny事件引起的争议有什么看法?(JBCN注:Johnny Weir,2010年奥运会花样滑冰男选手,疑似因为风格扮相妖娆而被评与低分,有评论员更因为对其发表带恐同言论而备受抨击

JB:我觉得这绝对很让人震惊。 今年我是第一次看他的表演,此前我并不太知道他。 可我发现他的滑冰表演相当棒,他很有才华。我想真的难以理解为何这分数怎么对等得上他的表演。然后我觉得这是由于他的言行所导致的后果。 我觉得他该坚持以真我风格示人, 老实说他有着难以置信的华丽感,真想能有天有机会与他认识。他受到这般对待让人很是震惊,完全不该是这个时代会发生的。他们应该为所作所为感到羞愧。

Jess:最棒的是他伴着《Poker Face》音乐滑冰JBCN注:Lady Gaga的歌曲, hi翻全场 :exciting: , Johnny Weir的这段表演大家上网搜索就可以看到很多视频了,十分精彩JenniferBeals.cn土豆播客也推了这段视频)。

JB:我喜欢那段,他真的很出色。我还真有点迷他了。

关于好莱坞尚未出柜的演员们

Jess: 你觉得为什么好莱坞还有那么多的演员没有出柜呢?

JB:恐惧吧。我想是因为他们有害怕的东西。

Jess:你觉得男女演员应该出柜吗?

JB: 我想他们该选择自认为对自己最好的方式,不过我想他们之所以没有那么做主要是因为恐惧。希望有一天他们能抛开这种恐惧。

Jess: 假如说你是gay的话, 你会公开吗?

JB:老实说不能公开的话真是生不如死了。我是说,我想一定要那么做,可是我猜那不大可能像我会做的。当中要视乎很多问题,不光是你的性向,还包括诸如社会阶层、拥有的财产等等。因为有些演员甚至会考虑自己是否负担得起(JBCN注:指出柜所付出的代价)。他们到了某个位置的时候可能会想:“噢,我需要这份工作……”然后就会被这种想法占据。假如你能在经济上独立,那么就什么都可以独立了。

关于家庭

Jess:你是40多岁的时候当上妈妈的,这有没有改变了你的人生?

JB:一切都是崭新的,还有就是我希望有更多睡眠时间。

Jess: 你的家人有看这部剧吗?(注:指《The L Word》

JB:我妈妈有时候会看,不过她也不是个电视迷,就偶尔看一下。(JBCN注:言下之意,再表明自己也不怎么看电视

关于圆满的精神追求

Jess:你总是那么超凡脱俗,很“禅”的感觉。你以前就那么醉心在这方面吗?

JB:我有做冥想还有瑜伽,那的确很有帮助。不过年轻的时候从某种意义上说我更比较沉稳一点。我那时比较能冷静,我是说现在我有时容易失去耐性。就像在《The L Word Book》里我提的第6季末尾的时候那样。每个人都谈到她们如何享受第6季,大家都因为自己能参与剧集而感到高兴,是那种因为参与而感受到的、发至内心的极度愉悦。第6季时候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意见,当中各有其因。也许这是因为大家都清楚剧要结束了,她们将要给这部对自己意义如此深远的故事打上句号。也许你会对情节发展以及如何演绎有异议。我总不能真正冷静下来,但我会精良不让自己的情绪被昙花一现的事物所牵制。

Jess:让我们聊聊你的健身计划吧。Man's Search for Meaning

JB:那因每天而异。但最近我会游泳30分钟,然后去跑步、做瑜伽,或者其它低强度运动。

Jess:你都看些什么书、喜欢哪位作家?

JB:我只是随便读读,别人听起来误以为我在钻研(笑)。Viktor Frankl的《活出生命的意义(Man’s Search for Meaning)》(JBCN注:犹太裔奥地利人,精神科医生,一位纳粹党犹太人大屠杀的幸存者,此书在中国有中文版发售)真的挺不错,那是一位朋友推荐我看的,当时我在拍《A Night for Dying Tigers》(注:该剧演员还包括《The L Word》中饰演厨师Lara Perkins 的Lauren Lee Smith) ,这是部独立电影,讲述了一个分崩离析的家庭的故事。在片场和朋友谈起的时候他当时就向我推荐,于是我便去买了回来。然后我发现确实很有意思。有些篇章我甚至反复读了好几遍,那书相当引人八胜。

Walt Whitman (JBCN注:沃尔特• 惠特曼 1810~1892,美国著名诗人)绝对是我最喜爱的作家之一。《Leave of Grass (草叶集)》我看了一遍又一遍。

Jess:现在听些什么?

JB:我会选Dixie Chicks乐队的音乐。我也听了不少David Gray的,还有就是我是Joni Mitchell的超级粉丝(JBCN注:推荐大家听《The L Word》里S3结尾Bette驱车带走Angie的那首背景音乐,就是这位歌手的。JBCN有介绍和下载//www.jenniferbeals.cn/2011/01/28/tibette_bgm_s3/。)。

关于摄影

Jess:听说你更喜欢胶片而非数码相机,为什么呢?

JB:胶片能给你的惊喜是数码相片无法相比的。胶片在你意想不到的时候产生难以捉摸的东西。单是看胶片的年份、某卷㬵卷的特殊化学元素都是如此。而我也知道,某地方某个人肯定懂得如何他们的数码相机制造出所有特效,但我更爱静静等待胶片冲印的过程。

Jess: 你有特别爱用的相机吗?

JB:我有好几台。使用的有Mamiya 67,感觉不错,还有Rolleiflex 2.25和一台Leica M8.2。我知道应该坚持用同一台并且熟练运用,可我就是爱同时用几台。

Jess:你说过刚拍完《A Night for Dying Tigers》,这之后有什么计划?

JB:没有。我意思是确有些安排,不过都不是紧迫的东西。这之后(指拍完《A Night for Dying Tigers》)我真得好好休息一下。那就好像坐过山车一样,现在我需要的是就是休息。

(完)

Leica M8-2

附:英文访问的原版地址:

http://www.autostraddle.com/jennifer-beals-photographs-the-l-word-cast-is-perfect-the-autostraddle-interview-3567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