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Jennifer Beals拍完了《The L Word》的第一季之后迎来了自己的40岁生日。她选择了和丈夫以及朋友一起去了智利巴塔哥尼亞平原骑马背包游,以此进行庆祝人生的新阶段。这段愉快旅途之后她写了一篇游记,刊登在当时的杂志《Jane Magazine》的2004年5月号上(这本杂志目前已停刊),原标题《Vacation:Jennifer Beals Chooses Chile》。虽然这并不是新闻,但我们可以当中领悟她对生活的热情和对大自然的依恋,每字每句都是她的心路历程。以下为大家分享一下全文。

这趟旅途的照片,可以点击 这里 欣赏。

原文:Jennifer Beals  摄影:Isabel Snyder   翻译:Be-Ti-An  编辑:JenniferBeals资讯网

 Jennifer Beals 的智利游记

我即将迎来40岁生日的时候(要不是让人有点惶恐的话,这还是个很重要的时刻,眼霜广告总是这么形容的),我希望以一种轻松愉悦的方式来进入全新的十年。以往有许多个夏天,我都是在科罗拉多的落基山脉露营、骑马这样度过的。在旅程的尾声,我身上每个毛孔都能嗅到马儿与松树的气息。那就是我想要的生日。我和丈夫Ken,还有伙伴Isabel与Paul一起整装待发,开始这段在巴塔哥尼亞*的马上背包旅行,这个地方马儿的数量大大超过了车辆,比例大概是10/1。我的理想去处。

(* JBCN注:巴塔哥尼亞位于南美洲安第斯山脉以东、科罗拉多河以南的地区,大部份属于阿根廷,小部分位于智利。

第一天 蓬塔阿雷纳斯,智利 (2003/12/13)

我们从温哥华飞到洛杉矶,来到了秘鲁的利马、智利的圣地亚哥,最后到达蓬塔阿雷纳斯。全程用了23小时。我把我的防尘外套和阿库布拉牛仔帽*都随身带到飞机上。商店里有位指甲很好看的女士善意地告诉我, 对于这种牛仔帽用一条酵母面包是最好的清洁方式。她还从柜台后面当场拿出一条面包来示范给我看。真心不假,亲测有效。完全就是个巨型的刷子。

抵达酒店Hotel Plaza。晚上和Cristina(我们美丽的奥地利裔导游)一起吃晚餐,甜点是卡拉法特蓝莓*,只因为有人告诉我们要是你吃过卡拉法特蓝莓的话,你就会下决心来到巴塔哥尼亞。

(*JBCN注:1. 阿库布拉,即Akubra,是一家澳大利亚制帽商,因其产品兔毛毡宽檐软帽闻名,后来很多同类产品都被称为“阿库布拉”; 2. 艾尔卡拉法特,El Calafate, 阿根廷圣克鲁斯省的一个镇。

第二天 Estancia Lazo 牧场(2003/12/13)

一行人和马儿一起抵达百内国家公园。我仿佛置身天堂。 那个晚上我认识了Sergio还有他13岁的儿子Cristian,还有Manuel,立马就爱上他们了。帅气的他们穿着传统的智利牛仔服饰。Sergio和Cristian是射手,他们有宽大的皮带,装饰有皮具和银币。他们都还有多彩的腰带(开始我以为只是装饰,后来才知道这能在你长时间骑马的时候保护背部)、马刺*以及围巾(我发现Sergio的围巾上有一个漂亮的银环,起了围巾扣的作用,我觉得自己很傻很天真,因为我竟然去问他是怎么弄来的)。我害羞极了,我的西班牙语很糟糕,时不时就改用意大利语然后希望他们能听明白。明天就开始骑马行进了。

(*JBCN注:装配在靴子上策马用。

第三天  Campamento Las Carretas(2003/12/15)

筋疲力尽。快乐。五小时的骑马行进。 我的马儿名叫Remache。一匹踏实强壮的马儿。午餐的时候我向和我一起参加这趟旅途的伙伴们致谢。能有朋友陪你飞23小时之后在和你度过七天的骑马露营、抵御寒风的时光,光是想都觉得太棒了。

冰的声音就像是雷鸣。骑马穿越潘帕斯*。

慢跑了一下以便舒展。信任我的马儿,而马儿也会信任我。跑完了发现它一滴汗也没流。骑马的最后半小时路程我的胃部肌肉痛死了。智利的马鞍和骑马风格和我的习惯完全不同,他们会把马镫往前移,坐在马鞍上人会往后靠一点。骑完这段旅途,我们便住进营地。Cristina给我们做了一顿美味的晚餐,简直是我们的天使。

*JBCN注:潘帕斯草原,覆盖的国家包括阿根廷、乌拉圭和巴西,南接巴塔哥尼亞平原。

第四天  蓝泻湖Laguna Azul(2003/12/16)

参观了营地的一间古老外屋。墙上的字写着GRINGOS GO HOME*。那儿还画了一面被加了个大叉叉的美国旗。来自一个执政政府被人痛恨的国家还真有意思。我在想到底需要多久才能形成如此敌意。

那天稍晚的时间,我们骑马穿越了一条布满风沙的小径。我戴上我的阿库布拉牛仔帽盖住脸,转头对Manuel说,“¡Eso es un robo”*,他立刻就大笑起来了。他也把围巾像我那样把脸遮住。我们在队伍后面玩起了强盗游戏。《虎豹小霸王》里面哪句台词能形容我和智利牛仔的第一次结缘呢?

*JBCN注:1. 掺杂了西班牙语和英语,大意是“外国佬滚回家”;2. 西班牙语,大意是“我是来抢劫的”; 3.《虎豹小霸王 Butch Cassidy and the Sundance Kid 》1969年上映的一部美国西部牛仔电影。

第五天 迪克逊山谷(2003/12/17)

悠长的一天。大风几乎要把我从马上吹下来。策马跨越河流。河水的声音奔腾而过,把大家谈话的声音掩盖过去了。

靠近迪克逊山谷的时候,Isabel问起我母亲。于是我开始讲述她的故事,我说了很久,最后大家都安静下来了。我意识到母亲到底为我付出了多少,怎样用她的思想和心去影响我。我忍不住哭了,因为我是那么感激她,我发现融入大自然、认真地洗涤心灵的时刻开始了。事物变得更加清晰。饰演《The L Word(拉字至上)》里面的Bette之后,现在我听到有人在咄咄逼人地用faggot 或者dyke*去羞辱别人的时候,我都会代入Bette的角色。我们绕过了圈,迪克逊山谷便映入眼帘。我再次哭了(我发誓我不是经前综合征),因为我觉得自己回家了。尽管长途跋涉之后我的后背痛得要命,我的心却无法不为上帝的杰作而惊叹。

晚餐之后,我教Cristian怎么玩拇指摔跤。我听到一匹马尔在黑暗中摩擦帐篷的声音,然后我睡着了。

*JBCN注:对男同性恋和女同性恋者的蔑称。

第六天 (2003/12/18)

我对Manuel说:“数三下,我们慢跑一下追上其他人吧。”(不,我可不知道这个用西班牙怎么说)。Manuel误会了我的意思,骑马跑过了草地。我的马儿跟在后面跑,快得贴近地面。风拂过我的脸。我大笑着,知道我再不停下的话会摔下来的。我想其实自己是痛并快乐着。那种自由、那种奔跑和凸显的危险,有种令人难以置信的兴奋感。那是我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刻之一。

那天夜里下雨了。明天便是我的生日。

第七天 蓝泻湖 Laguna Azul(2003/12/19)

大伙儿骑马回到蓝泻湖Laguna Azul。我们抵达没多久,一道彩虹点亮了山头。那并不是圆弧形的,而是一道闪着的微光。

那天晚上,Cristian给我看他为马儿Remarche的画的画,而Isabel收集了四十颗羽扇豆*还有七朵虞美人花,以祈求好运,她把它们装在水瓶里放在桌子上。Sergio把用来系住他围巾的银环送给了我,那是莱夫扎茹——一位著名的印第安首领的遗物。我当时就感动得无言以对。我本没有希望从谁那里得到什么东西。我也不知道这些人们究竟有没有发现他们对我有多么重大的意义。我觉得自己就像《绿野仙踪》里面的桃乐西。我们听着南美的滚比亚音乐围着营火起舞。我和Sergio共舞,他如同和吉恩·凯利*一样的沉稳却又轻盈 。和Manuel共舞的感觉则是甜蜜的,如同犹太成人礼上的一位年轻小伙,上蹦下跳,快乐的音乐灵魂。那个晚上,我祝福无数。

*JBCN注:1.羽扇豆又称鲁冰花 ,分布于北美洲西部、南美洲、地中海地区以及非洲的多年生草本植物、少数为一年生; 2. 莱夫扎茹——Lautaro,智利的四年的阿劳卡尼亚战争中的年轻的马普切军事统帅,曾领导人民试图赶走西班牙人殖民地开拓者; 3. 吉恩·凯利——Gene Kelly,美国电影演员、舞者、制作人、导演与歌手,四五十年代的著名舞王。

第八天 蓬塔阿雷纳斯 (2003/12/20)

我们往蓬塔阿雷纳斯一路返回。我永远不会忘记我向马儿Remarche道别时,它贴在我脸上的面庞。我也紧贴它的脸告诉它我有多么的感谢它载我这一程。我告诉它我爱它。然后,它直视着我的双眼。我看着它,我看到了巴塔哥尼亞平原。

第九天 购物日(2003/12/21)

给每人都买了披风作为礼物。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