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段近一小时的访谈,让大家听听JB亲自说说她的童年如何从游走在黑白种族之间成长为活出自我的性格、如何和母亲兄弟在失去父亲后坚强面对人生、如何接下《Flashdance闪舞》这部电影、如何感知这个社会以及自己在拍摄《The L Word》之后思维的变化,女儿对她的职业影响,还有各种影视作品的背后故事等等。

采访时间是去年4月15日,整个片段其后在官网 offcamera.com 以及卫星电视台DirecTV,同时内容刊登于该节目旗下的同名杂志第30期中刊登,戳 这篇报道 可看杂志详情。采访相册戳 这里
以下和大家分享部分精彩节选的中文翻译。视频可以在线收看哦,本文底部有网盘分享地址。
更多Jennifer Beals视频,请登录 土豆  或 优酷 观看。

采访内容节选:

在他们眼里,我并不是这个群体的一员,然后我却又不是那个群体的一员…… 上帝我还是做我自己好了,因为你不可能取悦没有一个人。

 

那个时候我意识到我们家的穷困状况。几乎就是“噢我们根本没有钱了。”这对如何改变了一切?在我爸爸去世之后,我妈妈发现银行账户上只剩下400美元。

 

我记得她[JB的母亲]坐在岩石上的情形。我下了车坐到她旁边。然后忽然之间我有了一种领悟。生活要产生巨大转变了。我们要面临这样的转变了。人会改变,但爱永远伴随着你,世界依然美好。

 

我找到了一份工作。当时我撒谎说自己是十六、十八岁的样子。首先,我希望能帮助我妈妈。第二,我希望靠自己的力量获得些妈妈在当时家庭环境下所给不到我的东西。

 

于是我开始在Bresler打工,在Baskin-Robins(*注1)打工,帮人遛狗还做保姆。 我做过各种各样的事情。

 

小时候我总是一个人待着。我的童年几乎都是在房间里自己玩游戏、干自己的小事情。我记得邻居有个可怜的小姑娘来找我玩,结果我好像说,“妈妈不要,我不要跟别人玩。我喜欢自己一个。”

 

我那时真的喜欢自己一个人。以前街的另一头有一所天主教学校,里面有个很大很漂亮的草地,我会躺在那上面去。我还会把我的小乌龟带去,然后吹笛子给它听。然后我还喜欢找四叶草。

 

我想我学的是美国文学,因为我就是喜欢美国文学,那让我感到自己的鲜活。我知道他们有一个很棒的戏剧项目,也许我也可以参加这个项目,可是在我脑海里首先想到的却是沃尔特·惠特曼(*注2)。

 

我其实没有足够的预算留在纽约;因为那并不在计划之内。第一晚我住在Barbizon酒店。第二天我接到选角人的电话说,“我们今天没法见你了。我们得推迟两天。”我于是就不知道可以待在哪里了,只好来到了63街。我的钱都用完了。我发现了有个公园,好像在70街附近。那地方不像中央公园那样,而是一个小公园,于是我睡那里的长凳上了。(*注3)

 

我想都没想过我吸毒的样子,但我在想渴望成名也许本身就是个错误。那根本都不是我的目标。现在你要是和孩子们聊天,去问他们长大以后想做什么,有好多都会回答 “出名”。那真让我伤心。

 

Bette的特征延续到了Teresa身上,然后Teresa继而将角色特征赋予了Lauren(*注4),那是我在WIGS频道里面的角色。

 

如果我没有接演《The L Word(拉字至上)》,我想自己也不会成为那样的积极分子。但是全凭《The L Word》,我认识了那么多超级棒的LGBT积极人士,然后看到他们是何其的满怀热情和乐于奉献。

 

我当时并没有太过关注,知道有天我和我丈夫在餐厅里。他靠过来吻我,然后那一刻我意识到,如果我们是一对同性伴侣,那个吻在这么一个餐厅里会有多么大的影响。忽然之间,我的想法有了改变,开始明白了自己所做的事情的意义了。(*注5)

 

不,保持神秘是件不错的事情。优秀的导演会明白你其实不必将所有秘密都与其分享,因为在你把它说出来的时候,那就会忽然之间形成跨越到另一种界别。你希望留在想象的界限内。一旦你公开这些秘密,你就离开了那个界限,这是很有趣的事情。(*注6)

 

在拍摄《Book of Eli(末日天书)》的时候,我和戏服设计师有很紧密的交流,然后我还动手做自己的首饰道具;我用了我的角色在故事里所能找到的材料去做的,那真是很让人兴奋的经历。

 

我记得我女儿看到某个地方的时候向我提问,我没法完全的解释给她听,因为她太小了根本不能理解的。不过我对她说:“唔,她(*注7)就像是失去皇冠的女王。”“为什么她失去皇冠呢?”我说:“那你说呢?她为什么会失去皇冠?”“她要把它卖掉换成食物。”我说:“对了。”于是在我的脑海里我就是那位为了食物而放弃皇冠的女王。那让我对角色的理解有很大的启蒙。

 

我真的很爱很坚信一些东西。我生命中有很多回感觉就像“这是我的。这个人在等着我,这个角色在等着我,我必须得到这个,我要把她带给世界。这是我必须要做也是我准备要去做的。然后她和我都将进入这个世界。”

 

在我女儿出生后我参加过一回铁人三项赛。我开始入迷了,然后我参加过奥运那种距离铁人三项。那是的训练感觉就是半个钢铁侠了,我在比赛前六周弄断了自己的脚趾,之后第二年才重新来过。我去了耶鲁,但我花了四年时间才发现特任铁人大部分都是自行车比赛。我喜欢自行车,可是并没到热爱那种程度。

 

我觉得要看情况。首先Kyra是很棒的人。其次,一部作品启动制作的时候,我十分尊重导演或者制片人想要演员试镜和读剧本的做法。因为是啊,确实有些人对你来说可能有利,但你自己也希望看到效果。我记得Meryl Streep去试镜《出走非洲》的故事呢。(*注8)

 

我说,“Carl, 我一直对自己的身份自豪,但现在我就是因为公开了自己的家庭背景而受到惩罚?”……最后我问他,“你找到了你想要的Daphne了吗?”“没有。”“那就对了,因为你正在和她说话。” … “Carl你不需要卖人情给我,我会很努力去做这工作的。我希望你还有负责选角的人都一起在场。”(*注9)

 

 

*JBCN注:

  1. Bresler和Baskin-Robins均是雪糕连锁店
  2. Walt Whitman ,1819年5月31日-1892年3月26日,美国诗人、散文家、新闻工作者及人文主义者
  3. 《Flashdance(闪舞)》试镜期间的经历
  4. 这里JB口误,《Lauren(劳伦的站这个)》里面的角色名应为Jo Stone
  5. 这里谈的均是《The L Word》拍摄的经历与意义
  6. 当被问及是否会告诉导演自己拍摄之外做的所有准备工作
  7. 《The Book of Eli(末日天书)》当中JB的角色
  8. 被问及是否会拒绝试镜的时候JB的回答。Kyra Sedgwick是《Proof(灵动证据)》的制片人。而Meryl Streep(梅丽尔·斯特里普为电影《出走非洲》的试镜的时候因为导演Sydney Pollack之前说她不够性感,结果她穿了一个超低胸的衣服去试镜,结果虽然获得了角色,导演告诉她其实选择她并不是因为性感
  9. Daphne就是电影《Devil in A Blue Dress(蓝衣魔鬼)》里面JB饰演的角色。电影选角阶段,导演Carl Franklin是JB前夫的朋友因此两人认识,而JB一度因为黑白混血的身份被拒绝出演这个故事里面最后揭露出来也是黑白混血的角色。JB和Carl在电话中为此激烈沟通,甚至吵过哭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