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名人肖像摄影师Veronique Vial在2001年过一本著名的写真集Men before 10 a.m(《清晨十点前的男人》),纪录了很多名人(包括成龙, Keanu Reeves, Patrick Dempsey, Billy Zane, Edward Burns,10am_sm_jenniferBeals Brendan Fraser 等)在清晨醒来第一时刻的样子。Jennifer Beals为这本书写了序。另外,她自己也作为拍摄对象被纪录在Vial的另一本写真集《Women before 10 a.m》里(出版于1998年)。耶鲁大学文学系毕业的Jennifer文字淡雅清新,与她那低调的性格相融,字里行间透露出新婚燕尔的喜悦、和对人生的品味。像写真集想要表达的一样,看完这个序,就像打开重重封闭的大门,你将要踏入一个被银幕掩埋的真实内心世界。

》》点击查看英文原版

[divider style=”thin” title=”” text_align=””]

Forword  for Men Before 10 a.m.

By Jennifer Beals   翻译/Be-Ti-An

 

[dropcap style=”square” title=”成”]为摄影的对象并不容易,因为容许自己曝光于他人视线之中本来就并非易事。但有趣的是,我们最渴望是自己能被清晰地反映出来,希望拍出来的东西由于纯粹的存在而美丽。我们希望别人眼中的自己与真实的经历相符。当然,在清晨数小时里,当我们刚跨过睡梦之门返回“现实”世界后,上述的那种可能性是最不可靠的。 “睡眠”和我们的私密程度仅次于死亡或者诞生,从这样的境界回来,你能想象让什么人来审视自己那种最微妙,最不设防的复杂状态?我们甚至能容许自己在如此坦荡的时刻让一个陌生人在睡梦之门前迎接自己吗?我们将如何面对世界?透过象牙之门或是角之门吗(JBCN注:“象牙之门”和“角之门”源自希腊神话,均是人睡梦中所通过,前者象征欺骗,后者预示梦境成真)?新的一天将有什么必然还是偶然之事在恭候我们?而谁,又会在那里等待着我们?我们又会希望他们带着相机吗?

在Veronique说希望为她《Women Before 10 a.m》的写真集给我拍照的时候,我正处于人生最幸福的阶段。此前一周,我刚刚在密歇根州的一个小镇上举行了婚礼。丈夫和我决定把我们的蜜月延长,于是我们住在了离洛杉矶住所不远的一家酒店里。我得知了Veronique希望拍摄女人在清晨10点之前的样子,没有助手、没有做发型、没有化妆,以及没有任何如同中国长城一般维系着公众形象的防卫。这真让人兴奋,同时也无比惶恐。我真希望让人们看到那样的我吗?然而我又想到让人们消除了杂志带来的幻觉是如斯重要,于是我答应了。

Veronique到达前一晚,我几乎无法入睡。我感觉那就像第一天踏入校园的前一晚。我不喜欢被人拍照,但我却爱拍照。我喜欢故事里面的真实。有时候我看到一幅摄影作品精品的时候,我嘴里似乎都能感受那种甜美的愉悦。所谓的精品并不是指非得悬挂在博物馆、由新任馆长奉若神灵。我所说的精品是指真实——真实里面有生命、有神圣价值以及深层内涵,让人对它表达的一切产生共鸣。那样的事物带来的就是极度的愉悦。因而,当我获悉将要与探寻真实、而非杜撰传说的人共同开启一段旅程的时候,我是那样的兴奋。我甚至难以入眠。她为人如何?她是和我遇到过的为数不少的摄影师一样过于奢求的人吗?或者她会像许多其他人那样沉默得难以捉摸?我只知道她是法国人,因此我猜测她有无惧的精神。

我想不起来她说过什么时候会到达,不过我清晨6点便醒过了。虽然我一向习惯早起,但也不至于这么早。于是我等待等待、再等待。这感觉就宛如初次约会。我记得我的猫儿Pushkin就在我身边,而我丈夫还在酒店床上熟睡。我拿起相机给他们拍了几张照片,然后还拍下自己披起婚纱的头纱的样子。Veronique还没有到。于是我穿上长运动裤去了酒店的健身房跑步。我跑得比以前多,跑了很久。我酷爱跑步,但也到这样的程度。

我带着一身热汗和一丝的兴奋离开了健身房,然后发现面前出现一位常常黑发的漂亮女人。她带着相机,如同波斯猫般平静而优雅。我感到自己松了一口气。信任就在一瞬间产生。因为在那一刻,我认识到她不是窥探者,而是一名探索者。

摄影过程用了不超过半小时。我洗了个澡换上长睡袍,然后如释重负地躺回我的床上。Veronique看到我的头纱还搭在椅子上,于是问我是否愿意披着它再拍几张。我完全不介意。因为那正是我那刻的生活,虽说再披婚纱算是种虚幻,但这种虚幻又充满了真实。我的婚姻和快乐就在于我从睡梦之门返回现实,也许Veronique感觉到了这一点。她所拍摄的漂亮照片里唯一遗漏的东西就是清晨我的爱情里散发出的味道。

这本写真集里以下内容是在Veronique拍摄的当天,这群男士们从漆黑的私密世界返回白昼的状态。有的人仍在睡梦中,凝视着死亡的热忱;他们放下了男性气概,看上去就如小男孩。有的人跟Veronique一同嬉戏,因为她的到来而高兴,因为自己受注目而高兴。另外呢,有的害羞,有的又显得沉稳而自信,因为他们根本不需要在镜头去前表现自己——因为镜头自然会找到他们。他们都是那样的美丽。

这些写真需要回答的问题其中之一是我们如何去为一天做准备,如何为人生做准备。最细微的动作里面形成了自我。我喜欢观察最微妙的细节,最细微的动作——就像沙发上的旧气球、别人洗发的方式和拿水杯的动作。这让我想起了导演Carl Franklin曾经对我说的话:“镜头热爱一切、镜头热爱着你。” Veronique Vial热爱一切,她在虚幻中一遍又一遍地追求着真实,就如一名探险者熟知圣杯的藏身之所。

(完)